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深夜书屋 > 第六百二十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第六百二十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终于,周泽想起来了,有个刚刚帮自己引了俩怪走的律师还在下面。

    周泽跑出了房间,看见在庭院里安律师正在和那两个骷髅骑士在玩儿捉迷藏的游戏。

    安律师的白骨手散发着一道道粉红色的烟雾,似乎能够干扰到这两个骷髅骑士的判断,导致他们的行动变得迟缓了一些,这也给了安律师一直蹦蹦跳跳闪转腾挪的机会。

    不过,让周泽有些诧异的是,之前在屋子里就嗅到的血腥味,在自己走出来后,变得越发地浓郁了。

    很显然,这家民宿里很多的住客估计都遭到了毒手。

    凡是阴邪之物,哪怕是在阳间作祟,多少也讲究一个冤有头债有主,敢这样直接大大咧咧杀上门且殃及这么多无辜的,真的是很少见。

    举头三尺有神明,玩儿得太跳脱了,就得被惩罚了。

    抬起头,

    周泽看见民宿上方被一层黑色的网给笼罩着,

    隔绝了内外。

    自欺欺人么。

    现在看来,这些个骷髅骑士应该是受到那个女人进古墓偷绿色石头的触发,从墓葬里追了出来,应该只是凭借着一种预先设置的“本能”在行事,所以才这般无所顾忌。

    如果有人操控的话肯定不敢这般对普通人大开杀戒。

    这让周泽想到了上次出现的铁憨憨:

    “贱…………人…………”

    “啪!”

    也就在周泽还没来得及下楼时,民宿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四名骷髅骑士直接骑马冲了进来。

    安律师直接傻眼了,

    抬头一看,发现老板站在那里,急忙呼救道:

    “老板,我顶不住啦!”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围墙边上,许清朗念动口诀,同时咬破了舌尖,一口舌尖精血喷在了铜钱剑上。

    “去!”

    铜钱剑化作了一道光束,

    直接切割向了那些骑士的后脑位置。

    “砰!”

    “砰!”

    “砰!”

    一连串的漏气声音传来,

    下方的六个骷髅骑士集体化作了粉尘,堆积在了地上。

    “我艹!”安律师张大了嘴巴看着围墙上蹲着的许清朗,惊叹道:“你这是又有突破了?”

    这么牛逼的嘛!

    “多观察了一会儿。”

    许清朗从围墙上跳了下来,解释道:

    “我眼神比较好,能看见他们脑后的那根线。”

    自从强行封印了一部分海神力量在体内后,许清朗的眼眸有时能化身蛇眸,对异样的存在很敏感。

    “我说呢,这他娘的是傀儡啊,怎么打都没用。”

    安律师砸吧砸吧了嘴,

    他之前也看见了老板都开启僵尸状态了,都刚不动这些骷髅骑士。

    当然了,其实这玩意儿说多强其实也没多强,哪怕是在傀儡里,也不算是很牛掰的存在,因为他弱点太明显。

    就比如许清朗,

    “嗖”一下,

    直接解决了六个,

    而对方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

    不过,如果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凭借着这傀儡的体魄,说不定也能起到很可怕的作用,退一万步说,对付普通人是毫无问题。

    周泽把女人的话复述了出来,也把那个绿色石头的效果说了一遍。

    “这玩意儿是守墓用的?”安律师伸脚踹了一下这铠甲,铠甲里头有特殊的符文加持,在那根线被许清朗斩断后,符文被毁,铠甲也就变成了寻常的铁疙瘩,“这倒霉催的,谁去盗这个墓,带火箭筒去也没用啊,这玩意儿还能穿墙。

    就二楼那个,我下来时,那一对刚认识正在床上进行交流的苦命鸳鸯,直接被刺成糖葫芦了,还黏在一起呢。”

    “你不是去嗨了么?”

    许清朗问道。

    “呵呵。”安律师冷笑了一声,“我抬头看了看星象,就觉得今晚有事儿发生,就一直警觉着。”

    其实心里想的是,他安不起虽说不差钱,但也会做扰乱市场环境这种不道德的事情。

    许清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问道:

    “老板,你说那石头里的尸毒对你有效果,那不是说和补药差不多?”

    周泽眼睛眯了一下,

    他明白了许清朗的意思,事实上,这个猜测他也想到了,但还是稳妥一点道:

    “这得看那种石头到底有多少,如果只是一点点当作宝石一样放在那里的话,没什么用。”

    “有很多,有一整个峡谷,主墓室就修在这峡谷上面,这种石头,在那里到处都是,随手可以捡!”

    女人马上开口喊道,

    她似乎有些过于的激动了。

    周泽也不是不懂事儿的小年轻,这人和人交往还得留个三分小心呢,何况是和鬼?

    “你没事儿做跑那边去做什么?”

    安不起笑呵呵地问道,但一双眼睛,却一直在打量着这个女人。

    “这是我和另一个捕头约定好的事情,他需要这个,我帮他去拿,然后她付给我报酬。”

    “报酬?冥钞?”

    “他和我走的是同一条路线,他能帮我塑骨。”女人回答道。

    “哦。”安律师点点头,有些乏味,他还不至于对丽江这边的小鬼差小捕头的事儿有多大的兴趣,不过还是继续问道:“那他人呢?”

    “我不清楚,我从古墓里出来,就直接跟着鬼差证上的导航跑,然后来到了这里。”

    “行了行了,打住打住,下面就带我们去那个古墓看看吧,事不宜迟,老板,这民宿死了不少人,在那烧点纸钱再走吧。”

    “你们能给我…………”

    “我们能不要你的命。”

    安律师仍旧是一脸微笑地打断了女人的话语。

    一时间,

    有些冷场。

    “我们和别人不同,杀一个鬼差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影响,也不用担心会引起阴司的惩罚。”

    说着说着,

    安律师挠了挠头,

    有些后悔道:

    “老板,我这太僵硬了,表演不够到位,这女的万一记恨咱们在带我们进古墓后玩儿什么手段坑我们该怎么办?

    要不我现在就把她的灵魂抽出来直接搜魂,

    她也就有些痛而已,而且很快就灰飞烟灭了。”

    “…………”女人。

    “你看这办吧。”周泽对安律师吩咐了一下,然后看向莺莺,“拿点纸钱来,咱烧点纸就走。”

    “好的,老板!”

    安律师舔了舔嘴唇,伸手搂住了女人的肩膀,

    “来,我们去那边再聊一下价钱,

    哦不,

    谈一下条件,总得让你舒舒服服地陪我们下去。”

    莺莺去行李箱里拿纸钱去了,周泽点了根烟,看见许清朗正蹲在地上翻动着这些盔甲。

    “怎么了,有兴趣?”

    许清朗对符文这方面一直很有兴趣,在符纸和阵法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

    他体内的海神,就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还真弄成了,只能说每个人的机缘不同,他的师傅如果排除其他因素去看的话,也的确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这些符文破损太厉害了,我尝试记住一些,看能不能回去试着补全。”

    周泽闻言,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了书屋里也出现了几尊这种大块头的画面,想想似乎还不错,知道弱点的话这些大块头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但如果别人直接莽进来,有几尊大块头的话还真的很方便。

    “待会儿去墓室的话,应该有机会还能看见,说不定还能碰见点其他的东西。”周泽说道。

    “嗯。”许清朗点点头,站起身,拍拍手,看着周泽,道:“其实我更感兴趣的,还是你身上的符文,等回到书店后,你洗澡时,进入僵尸状态,我拿纸笔来记录一下。”

    周泽不置可否,其实他自己也留意到了,似乎是因为在野人山受到了刺激再加上数万军魂的加持,导致他僵尸状态的表现方式被改变了。

    应该是又进化了一步吧。

    不过,想着那个日军地下研究所里的那位,哪怕是死后,却依然具备着这般恐怖的威能,那要是还活着呢?

    大家都是开局一条铁憨憨,

    人家能把肉身提升到那个高度,

    自己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老板,纸钱来了。”

    周泽从莺莺手里接过了纸钱,就在民宿门口拿出打火机烧了起来。

    此时天上的黑网还没散尽,倒是不用担心有外人进出打扰。

    安律师搂着那个女人走了过来,看起来很熟络了,道:

    “都谈好了,价格我出,保管让咱们这位女鬼差满意得很,不会生出其他的心思。”

    似乎是说得太直白了,

    女鬼差有些局促。

    许清朗倒是留意到了,女鬼差脖子那边有一个爪印,应该是安律师刚刚留下的。

    用利益手段去捆绑一个人,无论多大的利益都会面临着风险;

    最好的方法,还是拿那个人的命去做威胁,这才能最大程度的降低风险概率。

    许清朗侧头扫了一眼还在那里烧钱的周泽,

    他,看出来了么?

    还是看出来了却装作没看见?

    不知道为什么,许清朗想到了当初曾和自己两度缱绻的女人,她是海神派到人间来的白手套。

    那么,

    书店里的安律师,现在也在变成这种角色么?

    老板依旧懒散,依旧十指不沾阳春水,

    任何见不得光和令人不齿的手段,都是安律师负责去做?

    把手里最后一张纸钱点燃,

    周泽站起身,

    道:

    “走吧。”

    “哎,再等等,再等等,老板,楼顶还有个活人被我打晕了,我把她扛出来吧,省得她醒来被吓死。”

    安律师打了个招呼就转身上楼去了,

    楼顶的女孩儿躺那儿许久了,估计都被冷风吹感冒了。

    安律师多看了一眼这位和自己谈价钱的小美女,真是觉得有些可惜和遗憾。

    “还跟我谈价钱,你的命都是老子救的,还谈价钱,庸俗!”

    说完,

    安律师把她抱起来准备下楼时,

    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

    把她又放回去,

    而后转过身,

    把手伸进烧烤架下面去一阵摸索,

    随即,

    目光一凝,

    收回手时,手里多了一个捕头令牌!

    “嘿嘿。”安律师冷笑了一下,“我就说嘛,怎么这么碰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