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门悍妻太嚣张 > 第228章 让她出去!

第228章 让她出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门悍妻太嚣张最新章节!

    “北夜,救救孩子。”司域艰难的伸出手,抬头望向人群寻找乔若。

    “域哥!”白瑾柔撕心裂肺的冲了过去。

    乔若二话不说也直接冲了过去从司域的怀里抱出孩子。

    “快把他抬到里面去。”乔若冷声道,楚六和楚一急忙把人往白瑾柔的房里抬去。

    乔若抱着小闪电也快速的往房间里走去,就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全部跟了进去观望,只有北堂夜抱着女儿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大厅。

    “爹地,那是小闪电吗?”星儿的声音轻轻的。

    “嗯。”北堂夜冰眸一缩,他怎么会找到这个娃娃。

    “那朗儿呢,星儿的乔朗呢?呜呜……爹地,星儿要乔朗!”星儿顿时就哭了出来,北堂夜低头看了自己哭得十分伤心的女儿,他懵了。

    “星儿,你哭什么?”北堂夜原本以为她已经忘记乔朗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够记得这么清楚。

    “小闪电是朗儿带着的,为什么小闪电找到了朗儿却还没有找到?爹地,星儿要朗儿,呜呜……”星儿抓着北堂夜的衣领崩溃的哭着。

    “星儿莫哭,朗儿和小闪电一定是分开了,所以朗儿才会没有被找到,爹地已经派人去找了,等小闪电的爹醒了我们问问他好不好?”北堂夜抱紧女儿轻轻哄着。

    房间里,乔若正在给小闪电查看他的身体,祁枫给司域看。

    “若儿,他的情况很危急。”祁枫回头望了一眼正在给小闪电扎针的乔若道。

    “莫急,只要他不死我就能救活他。”乔若十分的淡定,可是白瑾柔却急死了。

    “域哥……”白瑾柔颤抖着身子走近司域,他浑身是伤,身上全是血,她心痛得泪眼模糊。

    “柔儿,儿子我找回来了,不要哭,以后没事了。”司域听到白瑾柔的声音,艰难的睁开眼睛,虚弱的看着她说道。

    “我……你别说话,不要说话……”白瑾柔俯身,想要碰一下司域,但是却不知道该碰他哪里,仿佛对他吹着气他都会疼死。

    “你们都出去吧。”乔若给小闪电扎完针,然后对着屋子里一票人道。

    “北夜,我想留下来。”白瑾柔眼泪掉个不停,儿子回来了,男人也回来了,可是两个人都是躺着回来的。

    “你确定要留下来?”乔若定睛看了白瑾柔一眼道。

    “让她出去!”司域用尽全部的力气说出了声。

    乔若叹了一口气,“柔儿,你先出去吧,别耽误我给他治疗。”

    白瑾柔忘了一眼那一大一小的男人,狠下心出门去了。

    她出去之后,乔若便拿出一只保温箱,把小闪电放了进去,然后给他输液。

    小闪电本身身体就比较弱,如今受了伤,一定要小心翼翼呵护才行。

    乔若来到床边查看司域的身体,“啧啧啧……真是强悍,都这样了还不死。”

    司域是能听到乔若的话的,原本有些复杂的情绪被她这种没心没肺的话给弄得想掐人,这女人真是!

    “睡一觉,醒来就好了。”乔若拿起银针往司域身上扎去,然后他便昏了过去。

    她的医疗仪器被拿了出来,然后给司域快速的做了一遍检查,并对他的病情进行了一番评估,然后着手给他治疗。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乔若一个人,她已经习惯了。

    大厅外焦急的做着一群人,大家都往屋里张望。

    那扇门被从里面打开,只见穿着白大褂的乔若从里面走了出来。

    “北夜,他们如何了?”白瑾柔看到乔若的手血淋淋的她心慌慌。

    “北堂夜,抽点血。”乔若来到他们之中,把抽血的一次性针和血袋递给祁枫。

    “夫人,抽属下的。”楚六和楚一齐齐上前伸出手。

    主子是万金之躯,哪能抽主子的血,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你们的血用不,只有北堂夜的可以,要不然我就是抽干你们的血都不会让北堂夜抽血的。”乔若白了他们一眼道。

    他们这些人的血的相关信息全部被乔若研究整理好存放在她那里,谁的血能用她一看便知,并不需要再验。

    只是……北堂夜跟司域的身份变成了一道迷,她轻易不会说什么,可是心中却有几分压抑,先救人再说了。

    这皇室复杂,她轻易不会去揭露什么,司域一看就是身份不凡之人,要不然之前也不会中那种毒了。

    白瑾柔看向北堂夜,眼里带着几分乞求,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被北堂夜截断了,“来吧。”

    北堂夜放下星儿,然后挽起了袖子,祁枫便走过来给他抽。

    “抽一袋就好了。”乔若交代完轻飘飘的又往屋里走去了。

    乔若时间掐得很准,她进去再出来的时候,祁枫刚好抽完血。

    她提着那袋热腾腾的血正要进去,楚六和楚一那幽怨的眼神让她不得不停了下来。

    “抽血不会死人的,我过后给他补补就能补回来的,快去给你们主子煮完糖水过来。”乔若说着这才进去。

    “让我去。”白瑾柔当即站了起来,她十分感激北堂夜,她当然知道北堂夜是什么身份,能让北堂夜抽血的估计就只有北夜了。

    她感激他们一家子,只是她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大家都知道这其中的微妙,楚六他们并没有抢着去做。

    乔若一直在里面忙活到很晚,大家没有一个人去睡,都安静的在客厅等着。

    “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这么晚了赶紧去睡觉呀。”乔若出来看到这么多人十分惊讶的说道。

    “北夜,他们怎么样了?”白瑾柔急忙迎上去问道。

    “还不知道,今晚得守着看情况,对了你进去把司域的亵裤剪了然后拉下来,一直湿漉漉的对他伤势恢复不太好。”乔若忽然想到了便对白瑾柔道。

    白瑾柔小脸一红,这么多人看着呢,这北夜真是每羞没躁的,可是让她做这种有些难为情,虽然……

    “快去呀,难不成让我去?”

    “你敢!”北堂夜愤怒的声音传来,两个女人转头看向沙发,北堂夜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啊。

    “凶什么凶嘛,我就是因为十分的自律所以哪里都动了就是那里没动,放心吧,我只看你的。”  乔若原本已经想要剪开了毕竟作为大夫,真的不差这点的,可是想到万一事后被细心的他们发现,那北堂夜大概想要杀了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