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门悍妻太嚣张 > 第274章 骗鬼呢?

第274章 骗鬼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门悍妻太嚣张最新章节!

    “北堂夜,你不讲道理,我讨厌你,讨厌你,你放开我。”乔若激动的挣扎着。

    北堂夜只觉得心口一痛,他这是怎么了?

    “啊……北堂夜,你松口。”乔若大喊。

    心口的绞痛让他受不了,不知怎么的,他俯身咬上乔若的勃颈。

    北堂夜咬得有些狠,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嘴中漫开,北堂夜才渐渐清醒。

    松开嘴,一具温软的身子倒向自己,北堂夜条件反射的抱住乔若,只见她面色苍白,气息不稳,晕了过去。

    “喂……”北堂夜拍了拍乔若的脸,目光触及她的勃颈,深邃的牙印正淌着血。

    “该死!”北堂夜抱起乔若往外冲去。

    书房的门一被打开,站在外面的祁枫立即就精神了。

    当他看到北堂夜抱着昏迷的乔若时,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是怎么了?”

    “过来给她看看。”北堂夜的声音很是气闷,这女人就这么娇弱?咬两下就晕了?

    这哪里是乔若娇弱了,这分明是北堂夜过分啊,咬她也就算了,他被愤怒冲昏了头,咬着乔若的时候还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她要是不晕才有鬼呢。

    “北夜!”

    “丫头!”

    “妈咪!”

    “……”

    一群人见北堂夜抱着昏迷的乔若进门,都吓了一跳。

    很快楼上就聚满了人,祁枫正给乔若救治,没多久她就醒了。

    “咳咳……”乔若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睁开眼睛就看见房间里这么多人,愣了一下。

    “爹地,你为什么要欺负妈咪?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星儿不喜欢这样的你。”星儿望着北堂夜,双眼含泪,但是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语气是说不尽的委屈。

    北堂夜见到星儿这样质问他,心口又是一刺。

    这时候大家也都看清楚了,北堂夜竟然咬乔若,他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看得出来咬得多狠,难怪她会晕过去。

    “司域,收拾一下,我们母女跟你们一家子离开这里。”乔若缓过气之后便缓缓的开口,喉咙还有些不舒服。

    “妈咪,你还疼不疼?你去哪儿星儿也去哪,爹地欺负你,我们不要他了。”星儿不再看北堂夜,而是走到床边拉着乔若的手道。

    “够了!”北堂夜捂着心口愤怒的低吼。

    大家被他吓了一跳,齐齐望向他,真是太折磨人了。

    北堂夜用了不少时间平复自己心口的疼痛,然后冷漠的望着乔若,“从来没人能威胁得了本殿,你,也不例外!”

    “北夜,因为住宿的问题?”司域看着乔若,他不知道除了这个问题还有什么能让乔若跟北堂夜吵的。

    乔若无力的点点头,现在的北堂夜完全是不讲理的,他不再是以前的他,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北堂夜宠在手心里。

    所以,以前什么都是以她为准,现在什么都要以北堂夜为准。

    “呵呵……我以为多大的事呢,这都不是问题,你且放宽心,趁这个机会,我正好能带柔儿去转转。”司域微笑道。

    “司域……”乔若正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司域打断了。

    “好好修养,开春我再带柔儿回来看你们,到时候你应该也把孩子生下来了,就这样吧。”司域说罢便带着白瑾柔下楼了。

    司域一家下楼了,大家安静得出奇。

    “老头儿,房车你们开回去吧。”乔若对着北堂毅豪道。

    北堂毅豪抿了抿唇,也没吭声,这个时候不是跟北堂夜置气的时候,越是跟他吵,越是对他们这个小家不利。

    “丫头,我们都走了,你一个人可能行?”北堂毅豪觉得现在的北堂夜十分的不靠谱,所以还是不放心的问出口。

    “没事,放心吧。”乔若声音有些无力,她真的想好好休息了。

    北堂毅豪站了起来,看着北堂夜,“夜儿,不管怎么样,照顾好他们母女,丫头没多久就临盆了,可不能再像今天这样闹。”

    北堂毅豪这般温和的叮咛,像一个真正的父亲。

    “呵……你以为这些年本殿是怎么长大的?”北堂夜不屑的冷呵道,他自小就一个人长大,没人过问,他的世界是冰冷的,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娶妻生子的。

    可是乔若的出现,让他这个计划出现了意外,既然孩子已经有了,他也不是那没有责任的男人,照顾好他们还是可以的。

    他断然不会走北堂毅豪的老路。

    “那我就先回去了,星儿,你送送爷爷吧。”北堂毅豪说着便抱起星儿然后下楼了。

    楼上一下子都清净了,只剩乔若和北堂夜。

    乔若其实想说,这下你满意了吧?

    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现在的北堂夜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大男孩,她虽说要带孩子离开,可心底却舍不得走,现在不比当初,她已经无法放下他了。

    “脖子伸出来。”北堂夜坐到床边,打开床头备用的医药箱。

    “已经不疼了。”乔若没想到北堂夜会帮她处理伤口。

    “骗鬼呢?血还渗出来呢,别害我儿子。”北堂夜有些粗鲁的给乔若消毒。

    “嘶……”

    伤口的刺痛让乔若忍不住的闷哼,这男人还能再理直气壮点吗?他还要脸吗?

    她变成这样是谁造成的?到底是他要害她的孩子还是她要害他的孩子?

    哎……他是病人,她忍,不计较!

    北堂夜给乔若上完药后就下楼去忙他的事情去了,乔若赖在床上休息,也懒得动了。

    至此,北夜村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和几个侍卫,还有隐在暗处的一些暗卫之外便不再有其他人。

    北堂夜忙到中午,有些疲惫的放下手中的笔,然后开口,“可以传膳了。”

    一旁的楚六一愣,然后咽了一下口水道,“主子,午膳还没做呢。”

    “嗯?”北堂夜一愣,抬头望着楚六,这是他听过的最荒唐的一次回话。

    “回主子,小木屋的人都离开了,夫人在楼上养伤,没人做饭,要不,属下去做?”楚六有些尴尬的回话。

    北堂夜收回目光,他都忘了小木屋没人了,那女人那样子估计也动不了。

    “管家和厨娘再催催。”北堂夜说着便起身往厨房去。

    “主子,你要上哪?”楚六追了上去。

    “做饭!”

    “……”  楚六快速的跟上,看吧,把人都赶走,现在报应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