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门悍妻太嚣张 > 第715章 南墨瑾是干什么吃的!

第715章 南墨瑾是干什么吃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门悍妻太嚣张最新章节!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南墨瑾瘫回床上,一脸死灰。

    “皇上,龙体要紧,臣已经派人去寻兮瑶大人,还有那个娃娃。”一旁的大臣劝告道。

    这兮瑶可真是个祸害,自从她出现之后,皇上就频繁受伤,而且都是严重的伤,现在走了也好,以后皇上就不会为了她以身涉险了。

    南墨瑾摆摆手,相关的人全部都退下。

    他内心已经无力得连发火的欲望都没有了,这么多坎坷他愿意去面对,可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两天之后,南墨瑾收到一封信,是兮瑶写来的。

    皇上!

    与君相遇是瑶之幸,虽我们未结连理,但却早已有家的幸福感,即便很短暂,但兮瑶仍然很感激这份缘分。

    因为我的缘故让元姝被掳,倍感悲痛,不辞而别望皇上莫怪,我去寻我们的女儿了,如若找回她,我一定亲自带她回宫请罪。

    是兮瑶辜负了皇上,还请皇上为了南燕百姓,稳住朝堂,莫要为了我们母女做出冲动之事。

    如果兮瑶还能活着见到皇上,那么届时一定告知兮瑶的真实身份。

    皇上,保重!

    ……

    南墨瑾紧紧的抓住信纸,难过的哭了出来,寥寥几行字,却能从中读出兮瑶的用情至深与两难。

    将自己埋在臂弯,慢慢的去消化这一切。

    妻儿的安危尚未明确,他又怎能安逸的呆在宫里等待兮瑶的消息呢。

    原本自暴自弃的南墨瑾积极接受治疗,身子很快就恢复了。

    西元国。

    宁神居。

    渊儿因为跟穆小古对战受伤的身子已经大好,现在的心境也调整得比较好,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的焦虑。

    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引起了渊儿的注意。

    抬头便看到夏宝谦满头大汗的走进来。

    “怎么了?”渊儿不禁蹙眉问道。

    夏宝谦稍稍咽了一下口,然后有些不忍道,“殿下,元姝小姐失踪了。”

    啪……渊儿手中的书掉在地上。

    “你,说什么?”渊儿哗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夏宝谦拱了拱手,然后缓缓道,“就在三天前,瑾帝带着元姝小姐进入了南燕地界之后,他们便遭遇一群黑衣人堵截,随行的侍卫死伤大半,他们的目的是冲着元姝小姐来的。”

    “瑾帝为了护住孟氏母女也身负重伤,孟氏下落不明。”夏宝谦把得到的情报都汇报给渊儿。

    “南墨瑾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娃娃都护不好!”渊儿愤怒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给扫掉到地上。

    他的太阳穴突突跳,烦躁的走来走去,最后下了一个决定。

    “马上集结人马!”

    “是,殿下!”夏宝谦出去了,渊儿强迫自己冷静。

    然后开始仔细的思考这件事情。

    到底是谁要劫走小笨蛋?

    “兮瑶!”渊儿眯着好看的眸子吐出两个字,她才是关键的人物。

    夏宝谦已经做好了准备,渊儿则让他们原地待命,找上了蔺依尘。

    蔺依尘的院子里,他看着一脸杀气的渊儿,挑眉,谁惹到这小少年了!

    刚开始他还住豪庭,后来时间久了,穆芊芊就给他张罗了一个院子,现在他都是一个人住。

    “小殿下,为何一身的火气?”蔺依尘见渊儿没有开口,然后耐心的先问。

    现在的小家伙们可真有意思。

    “姝儿丢了!南墨瑾和兮瑶把姝儿弄丢了。”渊儿语气冷冷,夹杂着浓重的煞气。

    他的姝儿丢了,这两个人把他的姝儿弄丢了。

    一想到她那么粉嫩娇气的人儿,要是落入土匪或者那些心有不轨之人的手里,那该有多可怕。

    万一他们丧心病狂不给她按时吃东西,虐待她,或者给她喂什么变态的药,像当年父皇和柔姨姨一样,那该怎么办?

    他会心痛死的。

    蔺依尘诧异的看着渊儿,“消息可靠?”

    谁能想到南墨瑾亲自护送的队伍也有问题。

    看来这些人本事是真的大,否则怎么会能重伤南墨瑾将人带走。

    “可靠!”渊儿看着蔺依尘,“这次过来就是想问问前辈,关于兮瑶你知道了什么?如果姝儿有个万一,那本殿不知道本殿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蔺依尘神情有些凝重,渊儿知道自己维护兮瑶。

    元姝是无辜的,但是这个结果是兮瑶直接造成的,渊儿不相信兮瑶无辜,不管她有什么苦衷,总之,让元姝受到伤害就是不可原谅。

    “诶……”蔺依尘头疼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又道,“我怀疑兮瑶是贝何大陆的人,她身怀异能,可以控制人的意志,当初在山寨里,在最后的危急关头,她腾空而起,控制那些土匪,让他们互相残杀。”

    “我想,她一定是带着某种任务来到这边,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应该是被秘密培养的,本来还未到出关的时机,但是因为时间紧急而提前出关。”蔺依尘把自己的猜测都告诉渊儿。

    “所以,他们掳走姝儿就是为了威胁兮瑶的。”渊儿明白了。

    “谢谢!”渊儿起身,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蔺依尘看着渊儿的背影若有所思。

    看来他又要开始忙了,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要插手,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兮瑶不能有事。

    渊儿回到宁神居,将手上的事务稍微整理,然后让人移交给北堂夜,自己便带人出城去了。

    等到北堂夜和乔若收到消息的时候,渊儿已经不在帝都了。

    看着面前那一箱文件,北堂夜一阵的无语。

    “看来元姝的事情还得他死心才能让他安心回归朝政了。”北堂夜忍不住道。

    乔若点点头,“反正渊儿还小,就你脸皮厚,把事情都堆给他,让他到处跑跑也好。”

    对于渊儿带兵出去的事情,夫妻两完全都不担心,十分的淡定。

    “你也别烦恼,你现在是过得太舒坦了,好歹也要等到渊儿十六岁嘛,他现在才十二岁,别逼那么急,等他玩够了回来再说吧。”乔若一边剪着花枝一边分析道。

    “可是本殿浑身都不舒坦。”北堂夜眯着冰眸看着小女人。

    乔若瞟了他一眼,“不舒坦你想作甚?回北夜村种田去?”

    看着小女人这小样子,北堂夜心里痒痒,直接起身来到桌边,夺下她的剪刀,然后将人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