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洪荒之石矶 > 第3章 能饮一杯无

第3章 能饮一杯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

    青丘涂三娘?石矶微微沉吟,道行不弱,能够传音入她这白骨洞法意犹存至少也是天阶大妖。

    “姑姑你可认识这个涂三娘?”老妇人轻声问道。

    石矶摇了摇头,青丘虽与她这白骨地界相邻,彼此却从未有过交往,白骨地界相对青丘来说小的可怜。

    站在老妇身边的少妇听到‘青丘’二字,变了脸色,只见她眉目含煞,右手按在腰间白骨刀上,口中吐出三个字:“狐狸精。”

    老妇人抓着衣角露出了思索的神情,突然她脸色惊变,“姑姑,我们前脚刚到,她就来了,这恐怕不是个巧合?”

    石矶并无表示,淡淡说道:“不用多想,是敌是友一见便知。”

    “姑姑所言极是。”

    石矶迈步走下高台,亲自出门迎接,无论是修为还是姓氏都应礼遇,石矶挥手打开洞门,只见洞外站着一个楚楚可怜的二八女子,女子双目含情,站在那里玉人儿一般惹人怜爱,真是亭亭玉立。

    石矶心中赞叹,果然是修为高深的狐族天妖,一颦一笑都将女性的柔与美自然而然的表达入神,真是不言一语,已是万语千言。

    石矶稽首一礼:“不知九尾一脉道友驾临,贫道石矶有失远迎。”

    女子掩口一笑,欲说还休,她眼中星光流转,深情款款的看着石矶,石矶的气质令女子极为惊讶,清清淡淡,却有兰芝之芳,没想到这白骨累累的骷髅山之主竟然出尘若斯。

    女子轻笑:“姐姐客气,妹妹不请自来,哪敢劳烦姐姐远迎。”声音清灵如珠玉落盘,少了魅意,多了仙气,灵狐百变,可见一斑。

    石矶轻轻一笑,伸手虚引:“涂道友,请。”

    “石矶姐姐,请。”涂三娘莲步轻迈,一步一芳华,如同百花盛开,千姿百态。

    两人一前一后入了白骨洞,涂三娘看到老妇人祖孙,对她们眨了眨眼,轻轻一笑,便令三人失了神。

    “道友请坐。”

    石矶冷冷开口,三人只觉清泉入心,清凉透彻,一切幻象尽数消散。

    涂三娘见石矶开口便破了她幻术,虽有些意外却不心惊,能在这洪荒大地安身立命的哪个又没有几分过人手段,要是连她这点小幻术都破不了,她才会奇怪。

    涂三娘笑着欠欠身,坐在了高台上方的百草蒲团上,石矶在她右边蒲团上落座,两人之间隔着一方沉木矮方桌,桌上有紫青茶壶一把,青铜小鼎一尊,白玉茶碗一套。

    石矶伸手一招,点点荧光汇聚,化为一条银色水带投入青铜小鼎,不多不少满满一鼎,石矶屈指一点,一朵灰白火莲在鼎下燃起,片刻,鼎沸水开,白雾缭绕,雾气中沸水如珠上下跳动,却不曾外溅一颗。

    老妇人倒还罢了,青木小宝母子却被这仙人手段惊呆了,小宝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圆圆的,口水流下都不知道。

    石矶轻轻一拂,火灭气散,沸水化蛇分流两盏茶碗,石矶做了个请的动作,对面的涂三娘才恍然回神,她从没见过一鼎水也能烧得如此优雅,如此细致。

    要是她没看错,这水是现采的百花仙露,火是极为少见的石中火,这水杯虽是凡物,却极为精致可爱,尤其是注入沸水后,白气环绕,如雾里看花,赏心悦目,她轻轻端起白玉杯细细摩挲,细腻滑润,送至口边,小抿一口,她僵住了。

    涂三娘怔了一下又优雅的放下杯子,妩媚一笑:“好水,姐姐好手段,妹妹竟然没看出一点破绽。”

    石矶淡淡一笑,道:“搏道友一笑尔,贫道想涂道友生在青丘富贵地,天上地下什么琼浆玉液没喝过,我这穷乡僻壤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便请道友饮这一杯无,想必道友从未饮过。”

    涂三娘吃了个哑巴亏,什么甘甜?什么百花仙露?只是一杯无,她端着空杯如小丑一般细细品味,优雅喝水,其实杯里什么都没有,这是石矶回报她刚才的无礼。

    “咯咯咯,姐姐费心了,妹妹能饮这一杯无,也算是长见识了。”涂三娘笑得更加妩媚,眼底的冷意却更深了。

    石矶端起面前茶杯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百花露,头也不抬的问道:“涂道友可有事?”

    涂三娘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一口水都不给喝,现在这是要赶人了,她傲人的胸脯起伏不定,真动怒了,她也不绕了,“石矶道友,我青丘可曾得罪过道友?”

    “不曾。”石矶沉静回答,她心中暗道,来了,虚与委蛇终于结束了,其实她的耐心也快用完了。

    涂三娘冷笑一声:“那道友便是存心挑衅我青丘。”

    “不敢,我一弱女子,无依无靠,怎敢招惹青丘狐族,不要说在天庭任职的涂山大人,就是道友上门,我都诚惶诚恐,唯恐怠慢。”

    涂三娘身子一晃,娇喘不已,她面色潮红,如桃花映日,两眼湿透,如欲滴水,狐女被气成这个样子还是头一遭。

    涂三娘竭力压下怒气开口质问:“三月前我族晚辈受人欺负,若是我没说错就是道友所为。”

    石矶淡淡一笑,并不否认:“三月前我是教训过一群不知廉耻在光天化日之下抢男人的小狐狸,并告诉过她们一些做狐的道理,狐狸要找狐狸,和人生不出小狐狸,白白浪费力气。”

    “扑哧!”

    小宝母亲青木没忍住笑出了声,娘娘这话说的太绝了,老妇人小翠一脸崇拜,姑姑就是姑姑,小宝见婆婆和阿母都笑了,他也跟着傻乐。

    “你……”涂三娘被气坏了。

    “涂道友,若是道友因此事找我,那就太不知趣了。那些小狐狸做错了事,我念其年幼无知小小教训了一顿,并未伤她们性命,若我当时狠下杀手,她们安有命在?小狐狸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这样修炼千年的狐仙怎也如此糊涂。”

    涂三娘一阵气结,她这是找上门被人骂的吗?

    “呼~呼~“

    涂三娘闭上了眼睛,开始平复心境,她知道自己输了,那‘一杯无’乱了她的心。

    心乱了,何来胜算,狐族从来都是斗智不斗勇。青丘狐族能成为洪荒大族靠的从不是修为绝顶,当然更不会是美貌,在这众生都兢兢业业求存求道的天地间,美色不过是调剂罢了,有无并不重要,况且那些大能力者哪个不是风华绝代,她们这些蒲柳之姿,狐媚之术,在那些大能面前根本不堪入目。

    九尾狐族以多智善谋而著称,青丘狐祖涂山便是与白泽齐名的妖族大智慧者,两位妖族智星受天帝仰仗,为妖族谋天谋地,可谓智慧滔天。

    作为涂山的孙女涂三娘一直以祖父为榜样,万事谋定而后动,时时不忘攻心,可今天她却输了,而且输的很惨。

    涂三娘心中暗自反省,她本想收服石矶为己用,却一开始就用错了手段,对女人用柔媚之术本就是错。攻心为上更是错上加错,这石矶跟脚她却听祖父说过,乃顽石成精,说白了,是个石头,石头心,顽冥不化,如何能攻破,她输的不冤。

    坐在涂三娘对面的石矶却不知涂三娘此刻所思,要是她知道,一定会嗤之以鼻,她可不是石心,石矶原来那颗顽石之心早在渡大风灾之时因无躲三灾之法被虚无之风吹散了,如今她这颗心却是人心,后世音乐学院大三学生的复杂人心。